新闻中心

字号:   

2014饲料业:人在江湖飘 哪能不挨刀

浏览次数: 日期:2015年2月4日 09:45

  2014年,养殖业低迷,养殖终端的日子苦哈哈,不过饲料端的日子比去年还甜蜜,这有点狠。我的意思是,竭泽而渔这种爽,不是真的爽。

  诡异的是,这一年饲料企业在享受甜蜜蜜的时候,也在不断挨刀。正应了那句话,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

  第一刀:政策刀

  2015年1月5日农业部网站发布消息称,自2012年5月1日新修订的《饲料和饲料添加剂管理条例》实施以来,农业部严格执行新的准入条件,淘汰不合格企业。截至2014年12月,全国获得饲料生产许可证的企业数量为7061家,较2013年底减少3000多家。

  一年时间,有出生证的饲料企业数量减少36%,眼珠子掉了一地有木有?这一刀真狠,不但玩真的,而且扎得深。

  预计未来政策刀还会悬在上面,饲料行业门槛会继续抬高,企业数量会继续下降,5000不是梦。

  这一刀疼,让不少的企业很受伤,但并不是坏事。我的意思是,欠佳的环境才会激发企业更多的活力,也才会让优质企业更加璀璨夺目,病牛、慢牛则被市场淘汰,而产业资源也因此实现更高效配置。

  而要想不被刀砍,关键在练好内功,成为武林高手。

  第二刀:需求刀

  据农业部重点跟踪的饲料企业统计数据显示,2014年1-11月饲料总产量同比下降,除反刍饲料增长外,其他品种均为下降,这意味着2014年我国饲料总产量很可能继续下降。

  如果说2013年度饲料总产量首次下滑后,还有很多人认为是“偶然”,对我国饲料市场进入“顶部”的判断不以为然,那么今天越来越多的饲料人已经认识到,饲料行业的黄金时代正在落幕。

  这一刀下来,让很多人伤心,还有失望,美丽梦碎一地。

  前些天举行的中央农村工作会议明确指出,要建设资源节约、环境友好农业。减少农业投入品过量使用,逐步退出超过资源环境承载能力的生产。

  当养殖量不增反减的时候,饲料产量会怎么样?你懂的。

  这一刀下来,谁在裸泳,或就了然。

  我的意思是,今后将是争抢蛋糕的时代,谁的产品结构更合理,谁的效率更高,谁的服务力更强,谁的创新意识更给力,谁才会在这场游戏中生存和发展。

  第三刀:抗生素刀

  2013年12月11日,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公布一份行业指导性文件,计划从2014年起,用3年时间禁止在牲畜饲料中使用预防性抗生素,央视新闻联播也进行了报道。2014年9月9日,央视曝大连抗生素养海参,近海物种几乎灭绝。2014年12月25日,央视曝光南京自来水检出抗生素和南京溧水区部分养鸭户滥用抗生素的情况。

  长期以来,人们一直给牛、猪和家禽的饲料或饮用水中添加抗生素,以促进它们的生长,提高饲养效率。由于一些畜禽抗生素也是治疗人类疾病的重要药物,这可能会增加人体对抗生素的抗药性。

  美国虽然离我们很远,但这次的政策变化或离我们并不远,因为央视新闻联播报道了。你会发现,事情也许才刚刚开始。

  虽然,当初更劲爆的欧盟宣布饲料中禁用抗生素的新闻,对国内的影响是风清云淡,然而过去的经验并不总是适用,当环境在剧烈变化的时候,如果你还以老眼光看问题,受伤害的最后一定是自己。

  这一年习大大说:能不能在食品安全上给老百姓一个满意的交代,是对我们执政能力的重大考验。我们党在中国执政,要是连个食品安全都做不好,还长期做不好的话,有人就会提出够不够格的问题。

  央视念的经,你要听懂。

  习大大的表态,你要读懂。  

  我的意思是,中国饲料中遏制抗生素使用的那一天,或许会比很多人的预期要早。

  2014年,抗生素刀是温柔之刀,这也最能考量企业的眼光。我的意思是,靠抗生素讨生活的,转型要快了﹔淘金的,布局要加紧了。

  第四刀:环保刀

  2014年,《畜禽规模养殖污染防治条例》施行。

  2014年,新环保法出台。

  2014年,雾霾成为国人心中的痛,社会的环保意识在觉醒。

  今年全国两会以九三学社中央名义提案的《关于加强对重金属污染土地治理和开发利用的建议》披露:某些地区有近一半耕地遭受镉、砷、汞等重金属和石油类有机物污染。即便是有机肥料,由于含重金属添加剂饲料的大量使用,造成牲畜粪便中超量重金属潜入地下,传递给农作物。该提案就加强对重金属污染土地治理和开发利用提出建议。

  看得见的污染,不一定是最要命的污染;看不见的,恐怕才是最要命的。人体就像地球本身那样,累积了太多已知的、可疑的毒素。所以,不妨扪心自问:我们施加于地球的,是否也在施加于我们自己?

  这一刀挥出的目标是饲料中高铜、高锌、高铁等。

  我要说的是,不仅主管部门要挥出这一刀,饲料企业也要向自己砍出这一刀,如果非要用高铜、锌、铁等,请至少要用有机、螯合的。

  这不是自宫,而是社会责任的彰显。 

  这一刀是躲不掉的,也不应该躲。因为,这是不能承受的生命之“重”。

  第五刀:互联网刀

  2014年,新希望、大北农、禾丰、温氏、远方中汇、猪e网等数十家企业涉足电商,应了我一年前所言的“2014年 畜牧业电商大潮起”。

  数量更多的企业正在规划电商。

  还有企业在谋划成为互联网企业。

  ……

  在互联网时代,如果你的生意、服务还是传统的方式,那么是没有未来的。越来越多的人在把自己的工作、生活和交易搬至网络,如果你不拥抱网络,他们就会去拥抱别人。

  饲料业的互联网大时代已经来临,在新的时代,我们只有两条路可走:一是调整自己的步伐;二是坐以待毙。

  有别于最初的办公自动化和网站的建设,这一次将以移动互联、电子商务、网络技术服务平台、高效网络管理平台为特点。

  这是最狠的一刀,砍下来是找死,不砍下来是等死。 

  还有,从一个不会耍刀的变成刀法高手,这个过程注定很疼。

  另外,我要说的是,互联网不等于电商,2014年,饲料企业的焦点更多在电商上,这些企业中的绝大多数在互联网刀下注定会很受伤,谁疼谁知道。

  2014年,饲料行业迎来了新常态元年。

  这一年,行业转型进入深水区。不学会游泳,就等着呛水。

  人在江湖飘,哪能不挨刀。革别人的命,又快、又准、又恨。革自己的命,又慢、又乱、又痛。要想不挨刀,得多牛逼才行。

  我最后要说的是,挨刀不可怕,可怕的是在自我陶醉中丢了卿卿性命,步了诺基亚、柯达后尘。

所属类别: 行业新闻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新闻 >> 2014饲料业:人在江湖飘 哪能不挨刀